森趣阁【senquge.com】第一时间更新《偏执前夫驯服指南》最新章节。

林思瑶虽抢先跑出,可因着心神紊乱的关系,腿脚也渐渐酸软无力。

紧随其后的蔚怀晟牢牢抱住她,足尖轻点,便是一丈远。

疾风粗粝,吹拂开她面上的发丝,好似在腾云驾雾一般。

若不是目前形势不明,林思瑶就要张口夸赞他轻功了得。

近在咫尺的厢房大门紧闭,林思瑶越是靠近就越是情怯,凭着蔚怀晟带她奋力疾奔的最后一股余势,她用力地撞开了门。

屋内盈满扑鼻的腥臭气。

芙樱背对着大门,双手端着一盆清水朝地上泼洒。

听到声音,她极为缓慢地回过了头,欣喜道:“姐姐,你来接我了吗?”

待看清芙樱的面目,林思瑶吓得尖叫出声,腾腾后退几步,撞在了蔚怀晟的胸膛前。

芙樱一张纸白的面皮皱缩不平,就像是在脸上盖了一张不贴合的面具,和发迹、耳朵、下巴的接合处都微微上卷,泛着鲜红的颜色,如同厉鬼般可怖阴森。

她丢下铜盆,摇摇晃晃地向林思瑶走来。

还是蔚怀晟率先出手,将“芙樱”面上的人皮直接掀开。

底下露出了一张清秀可怜的小脸,只是原本白皙通透的皮肤被血染得红彤彤的,就像是被炙烤过的肉皮。

清桐捂着真容大哭大叫,趴在地上一寸寸摸着,嘴中不断念着:“不能丢!不能丢!没有这张脸,姐姐就不会理我了。”

眼前一幕太过震撼,林思瑶扶着门框晃了晃,无力地向蔚怀晟急道:“快帮我找芙樱!”

蔚怀晟握住她冰冷的手,心知芙樱定然九死无生,可还是见不得她焦急哀求的模样,拔腿向内室走去。

芙樱的面皮沾了许多灰尘,又被划破了边角,纵使捡起来也无法自欺欺人地盖在脸上。

清桐似哭非哭地站起,向林思瑶伸出手求助,却被对方飞速地躲闪开。

“姐姐,我是芙樱啊!”清桐走了半步,忽然意识到不对,双手在脸上蹭了两下,喃喃自语道:“对对!这张脸太碍事了。”

在林思瑶惊惧的目光中,清桐自腰间拔出寒光湛湛的短刀,没有丝毫犹豫地向脸上削去。

血柱喷射而出,染了林思瑶一身。

伴随着血肉粘腻的落地声,几块零星的碎肉啪嗒掉在林思瑶面前,清桐血肉模糊的脸张开一个血洞,被削掉舌尖的舌头跳了两下,却没发出任何有意义的声音,随后整个人轰然倒地,手脚抽搐了几下,再无声息。

霎时,林思瑶耳边嗡鸣不断,眼前一切都镀了层白霜似的模糊又梦幻,她深深地吸着气,胸口处窒息又灼热的痛苦感却不能减淡半分。

最后蔚怀晟从内室走出,向她轻轻地摇了摇头。

林思瑶弯唇,满面苦涩的泪水和血混杂在一起,她剧烈地咳嗽着,笑得凄凉悲戚,阖眼仰面栽倒在蔚怀晟的臂弯之间。

那日林思瑶接连哭晕了几回,蔚怀晟便不许她再去见芙樱的尸首。

林思瑶静静地躺在榻上,看着灰色帐顶,目光呆怔发直,虽然胸口处浅浅起伏,却还是透着一股难掩的死气。

案上的安神香燃过大半,香灰积攒成小山包。

蔚怀晟陪在她身边,一刻也不敢离开。

他从没想过芙樱会在她心中有这般重要。

也懊悔自己当初派遣清桐跟随在她身边,两人生出了感情,清桐不敢背叛主子,对林思瑶的感情也越来越复杂。

清桐那时跪倒在自己面前,哭诉留恋陪在林思瑶身边的日子,渴求能得到原谅。

他在清桐身上瞧见了自己的影子,一时心软,就让她暂时留了下来。

不想铸就今日大错。

蔚怀晟向她低声诉说自己的歉意。

近日朝堂紊乱不安,皇帝与太后手段越发残暴,他琐事缠身,无暇顾及芙樱,愧对于她。

他说得言真意切,可林思瑶却始终神色麻木,未给予回应。

在她面前,蔚怀晟好像站在了清晰的河流前,映照出自己的自私与卑微。

“杨睿的马车就在府外,你若不想留在蔚府,我便唤人送你过去。”

蔚怀晟手指虚按在她颊边的软枕上,不敢靠得太近,唯恐招致反感。

他好似佛前供花的使者,穷尽一生的力气,去靠近自己渴求的神明,觊觎对方向自己垂眸一霎。

林思瑶怔然,却未对他投以半分关注,只是虚弱地从榻上爬起,避开他相扶的手,向着前院走去。

芙樱将会在傍晚时分下葬,虽不合规矩,可她的状况也不适合陈尸太久。

芙樱在京都没什么亲人,孤零零地孑然一身。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森趣阁】地址:senquge.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