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尘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森趣阁sen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如玉喝了凌信开的镇静的房子,很快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他们回官驿的时候,景雀已经帮如玉沐浴过,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给她单独安排一间房间,门口有专人值守。

北寰言坐在矮几前,手撑着额头,闭目沉思。

凌信走过去,在对面坐下:“想什么呢?”

北寰言没睁眼,眉宇间沟壑却越来越深了:“在想那书生的事。”

凌信也觉得奇怪:“按道理说,那书生应该早就拿到名册了,为什么不走呢?”

“走不了,”北寰言道,“如玉不死,他们不知道她手上是不是还有第二份名册。”

“可如玉已经入狱很久了,为什么早不杀晚不杀,偏要等你问完话再杀?”凌信不懂。

“还是刚才那个问题。”北寰言睁开眼,“他们怕如玉手上有第二份名册遗漏在外面,所以需要我来替他们问话。如果如玉手上还有第二份名册,她就会直接让我去找。而不是告诉我那个书生住在哪。他们看见我往清水巷去,就知道,他们手上那个册子,是唯一一本,于是才有了后来飞鸽传书,让送饭衙役杀人。”

“你这不是思路挺清晰的吗?”凌信问,“还在这想什么?”

北寰言说话略有迟疑:“按照你验尸的结果,如玉……那书生……送饭衙役……已经死了的跟踪我们的人,跟许都里的势力是一伙的。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其实如玉本身就是许都那个人安插在雪娘身边、寻找那本册子的人?”

“嗯。”凌信点头。

“那么这整件事最开始的源头,或许就是这个……也不一定。”北寰言喃喃自语。

“什么源头?”

凌信又是有听没有懂,他最近总是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

怎么北寰言说的话,他越来越听不懂了?

“哥!”

北寰舞声音先到,随后人推门而入。

北寰言抬眸,看见北寰舞与时均白一起进了屋。

时均白眉宇微蹙,眸低竟然带着些许悲伤。

北寰言站起身:“下定决心去查那院子了吗?”

时均白点头。

凌信又是一头雾水:“啊?什么院子?”

*

四人骑马,夤夜赶到雏凤楼隔壁已经被御林军封锁的院子。

凌信到了才知道他们想进的院子是这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桑沃
言情连载454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