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期满,思过崖的结界自动打开。叶凝风睁开双眸,眸子中无波无澜。

扶着崖壁起身,腿上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这三天他待在崖底,基本都是在打坐,这回腿竟是有些麻。

按照来时的记忆,叶凝风挪着酥麻的小腿缓慢走着。

大多数弟子只顾着走自己的路,少部分会分出眼神往他身上瞥一眼。随后再若无其事地偏过头,与同行弟子小声交流。

叶凝风对这些不在意,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只要不主动挑事,他也懒得去管。

再穿过前面那个路口,就是新弟子的院子。这个时间,院子里的弟子已经去上课去了。

叶凝风心底莫名冒出一个想法,让他急于想要验证。

十步、九步……三步……

院子门越来越近,脑海里的那道身影却并没有出现。院门紧闭,空荡荡地一个人也没有。

垂在两侧的手攥紧又分开,眸子中闪过一抹失望的神色。

“当当当!”

黎屿从旁边的石狮子后跳出来,嘴里叼着一朵花。

“欢迎回来。”

黎屿举着花,示意他接过。

叶凝风弯起唇角,接过她手中的花。

“我还以为你把我忘记了。”

“哈,忘记我们是什么关系了?我忘记谁也不会忘记你!”

这话不假,她还得靠他回家呢。

叶凝风推门而入,走在黎屿前方。

“饿不?”

他说的又轻又快,黎屿没有听清,又问一遍他刚刚说的是什么。

叶凝风进门,在灵戒中一阵翻动,掏出一个靛青色花瓶。将她送的那一朵花插在花瓶里,随后摆在桌子上。

“妹妹传信问你这两天过得如何,有没有吃好,还习不习惯。”

叶凝风顿一下,终究没有将那句“要不要回去”问出口。

“昭然姐姐这么关心我!”黎屿眼眸亮亮的,“我们现在能和昭然姐姐通话不?”

“自是可以。”

叶凝风从怀中掏出一个形如铜镜的物什,鼓捣一阵,一个虚影投射出来。

画面中,叶昭然在房间里正在收拾东西。

她抬起手与黎屿打个招呼,黎屿也摇着尾巴回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短篇合集2024

短篇合集2024

牛尔尔
短篇合集
言情连载3万字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桑沃
言情连载454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梨橙橙
一朝重生,林望野来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二十年前。小少爷受不了落魄街头这个委屈,绝境中灵机一动。去找我18岁的富二代爹继续啃老!抱着美好幻想,林望野去学校打听,最后来到一家黑网吧,他爹正指着等待复活的黑白界面破口大骂。林望野看不下去,把他爹从沙发上薅起来自己坐下,手起刀落秀翻全场。他爹:失散多年的野爹!我是废物带带我!林望野:……?就这样,林望野和他爹林深认识了。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他爸叫他爹”和
言情连载62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