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森趣阁】地址:senquge.com

顾氏本家的府邸就在建康城内的乌衣巷中,不过这乌衣巷中人从来不屑与门不当户不对的人打交道,她还曾害得顾家子侄流放北境,自是南下扬州以来都不曾到过顾府自讨没趣。

没想到,这日顾氏本家的人竟然登门造访——访的自然不是她韩昭,而是那“门当户对”的谢家世侄。

韩昭来到正堂之时,两人已分宾主坐下,谢遥一身家常的大袖宽袍,一脸清风朗月的笑容,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风流之息。客席上坐着的人看上去年纪和谢太傅相若,却不像谢钧的沉稳,也是大袖飘飘的他微眯着眼和谢遥对视,反而更像老了二三十年的谢遥。

她本想努力的减低自己的存在感,却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刻意为之——那人连眼尾也没有睄她一下。在远离洛阳但门第之见更加根深蒂固的乌衣巷中人眼里,官职品秩的什么也不是,没有家族的人就是不存在的人。

只听谢遥并没有什么歉意的笑道:“小侄来了建康这些日子,不曾到乌衣巷拜见,反而让叔伯到刺史府来这一趟,实在是惭愧啊惭愧。”

那人眸里掠过一丝异色,似乎有一刻的怀疑,却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快得让她几乎要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

然后他一脸高深莫测的笑道:“怀远从前每次下江南,你我都是以平辈论交,如今当了京官,竟是不肯再认我这个友人了么?”

谢遥听得一个头大。这具身体的原主四海为家、行踪不定,见过的人不知凡几,但深交的估计不多,他那风流名士的样子自己也能装出个十之六七,所以也从来没有太过担心穿帮的事。而且原主虽有潇洒之名在外,上一世他对着已经换上裙装、恢复白身的韩昭尚且毕恭毕敬的唤一声韩相,哪会想到这原主和堂堂吴郡顾氏家主,竟是平辈论交?

他此刻心里有千军万马奔腾而过,面上却不得不云淡风轻:“我哪敢不认敬尧,只是入仕之后,不得不步步为营,拘谨惯了。”

乌衣巷里的顾府之主,便是眼前这位顾钦,字敬尧。

顾钦一捋长须,漫不经心的道:“天大地大,任君逍遥;怀远又何苦把自己困于区区庙堂之中?”

韩昭心中暗叹,对于没有家族的寒门士子来说,经历过五关斩六将千辛万苦才能勉强挤进的庙堂之高,对于乌衣巷这些南方士族来说,也不过是“区区庙堂”而已。

甚至在洛阳官场里官至正三品、为本家维持着士大夫地位的户部尚书,对于顾钦和吴郡顾氏来说,怕也只是一只随时可以牺牲、随时可以取代的棋子。

谢遥对这些自恃门第森严、树大根深的南方士族也一向不喜,也知道他们的好日子也离到头不远了,无奈此时顶着的是周游四海时曾经与之平辈论交的“怀远公子”的身份,不得不打起精神应对。

他便不动声色的浅浅笑叹:“敬尧也知道的,父亲志向远大,而他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也只能由我去继承父志,肩负起谢氏肱骨之名了。”

顾钦微笑点头,不置可否,然后话锋一转,说上了此行正事:“我知怀远此行前来,是要代表朝廷审理张刺史,我顾家愿意呈上历年顾氏荫下佃农户籍,全力配合朝廷调查。”

谢遥自是知道他不会平白无故的做这个好人,顾家手上的户籍怕是已经清洗得一干二净,如此所有的罪名都会推到张刺史身上,如此和政事堂的老狐狸们倒是一样的想法。除此之外,顾氏也必定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交换条件。

他便换上了一脸踌躇的样子:“敬尧不理朝事仍愿意帮我如此大忙,遥受之有愧啊。”

顾钦自韩昭进入刺史府正堂以来,终于正眼望了她第一眼。

韩昭却顿觉寒光罩顶,顾钦的眼神明明像谢遥一贯的那样温润,她却从中看到了一抹凌厉。

自她进门以来,这位顾氏家主便像忽略了她的存在一般;可是,能当得起乌衣巷中的百年顾府之主,又怎会是一个普通的倨傲士族?

她连忙踏出一步说道:“在下侍御史韩昭,怀远是我的……救命恩人。”

她先是挑破身份,表明自己就是来监视他们的侍御史,然后再以救命恩人来形容谢遥和自己的关系,暗示自己虽本应是另一方的人,但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不会不还。

顾钦轻笑:“年纪轻轻,倒是个伶俐的。”

谢遥站了起来,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淡淡道:“子曜是我珍而重之的友人。”

他曾在王氏派人将她殴打时将她救下,她先前说的救命恩人,其实也没有错;但他此时把两人之间的关系更正为“珍而重之的友人”,却是要告诉顾钦,韩昭不但是可信之人,还是他以平等论交的人,不是低他一等、任他差遣的。

顾钦失笑:“怎么,怀远这是怕我吃了他不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穿回八年前我平步青云了》转载请注明来源:森趣阁senquge.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