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人家(女尊)》转载请注明来源:森趣阁senquge.com

虽然早上阿湛安慰自己不要担心,但夏京墨在没弄清楚情况下还是忧心忡忡,傍晚从药铺出来还有些魂不守舍的。

没想到刚出药铺就看见一个清瘦的身影在对他温柔的笑着,夏京墨惊喜的扑过去抱着那人的胳膊甜甜的喊了声:“爹,你回来了!”

夏清若任由儿子抱着自己撒娇眼神温柔,几日未见忍不住摸了摸他白皙的小脸,疼惜道:“爹爹不在的这几日墨儿过的可还好?”

“好的呢,爹爹的活计累不累?”夏京墨拉着自己爹爹仔细看了看,虽然还是清瘦的很,但气色还不算太差。

“还不错,爹爹还能扛得住,今天回来是有事和你说。"夏清若道。

“正好我也有事问爹爹。"夏京墨偷偷看了眼夏清若,见爹爹神色自然又道:“我们回家说。”

“好。"夏清若笑着点了点头,心里知道这孩子想问他什么,好在来的路上遇见了心仪墨儿的宁姑娘,那孩子是个聪明的,将这几天的事情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待会墨儿询问时他不至于手忙脚乱漏了馅。

不过先前给墨儿相看的徐家人,那不是个好人家,明日他还得再跑趟刘媒公家将事情说清,把这门亲给推了,以免将来那个徐渔还来纠缠墨儿。

夏清若心里想着事眼睛却没离开儿子,见他虽挽着自己但眼神却四处乱飘心不在焉,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脑袋道:“看什么呢!”

“没,没看什么。”被爹爹抓了包,夏京墨赶忙收回视线不在乱看。

“可是再找宁姑娘。”夏清若瞧他情窦初开的小模样笑问道。

冷不丁的被爹爹猜出来,夏京墨顿时闹了个大红脸,急忙否认道:“没,没找她……”

“来的路上我遇见了宁姑娘,她见我来接你了便回去了。"

“爹爹碰见阿湛了?她有和你说什么吗?”夏京墨有些忐忑的问道。

爹爹不喜欢他与阿湛亲近,现在知道自己还与阿湛联系也不知道会不会生气,还有徐家的事她有没有告诉爹,爹爹身体不好不能受刺激的。

夏清若见儿子着急紧张的样子难得起了逗弄之心,“她只说今日有我接你,她终于可以偷个懒早点回家睡觉了,旁的就没有了。”

听完,夏京墨有些小小的郁闷,他本来就没说过天天让她来接自己的,是她自己非得缠上来早送晚接的,现在竟然还嫌弃上了,女人果然都是心口不一的,而且每每吃完饭他都将她早早的赶回去了,哪里就耽误她睡觉了。

他越想越无语,在夏清若身旁小声的嘀咕着,“她是猪吗?要睡那么多觉,真讨厌。”

夏清若看着几日不见自己儿子小脾气竟然大了不少,不由挑了挑眉,笑问道:“爹爹不在的时候,可都是宁姑娘接送你去药铺的!”

夏京墨还沉浸在自己的郁闷中,对夏清若的问话本能的点了点头,待反应过来小脸一下子白了,爹爹不想他与阿湛过多接触,而且他一个男子私下里与女子交好有损清誉,“爹爹,我……”

“别怕,宁姑娘是个好姑娘,你喜欢她也正常。”夏清若见儿子吓的脸色都变了,既无奈又心疼,连忙安慰道:“爹爹不是要怪你。”

“爹爹以前不是……”不喜他与宁湛有来往的吗?

夏京墨有些有些疑惑,怎么现在突然变了,难不成刚才阿湛与爹爹说了什么?

夏清若拍拍儿子的小脑袋让他不要着急,缓缓将原因说了出来。

“以前爹爹是想给你找户本本分分的老实人家,能让你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我们与宁姑娘身份悬殊,当时她刻意接近你,怕她像其他有钱人家的女郎,看到好看的小郎举止轻浮,我是怕你被她骗了。”

“那爹爹现在不怕她骗我了吗?”夏京墨好奇道,他自小与夏清若相依为命感情深厚,又不似一般养在深闺的男儿,与父亲说起这些私事也不羞怯。

夏清若摇了摇头,待回到小院进了屋方再次开口:“宁姑娘是个规矩人,先前她以托她姨母向我提亲我还没答应,今日回来就是想问问你的意见,墨儿是不是真的喜欢宁姑娘?”

夏京墨在听到‘提亲’两个字时就愣住了,他没想到阿湛竟然真的向爹爹提亲了,她竟然都没和自己说,就那么确定自己想嫁给她吗?

心里一时又欣喜又有些埋怨她不告诉自己,待听到爹爹问他喜不喜欢阿湛时,刚才还淡然的谈论自己私事的小郎瞬间涨红了脸,低头捏着自己的衣角羞的不敢抬头,更似个小鹌鹑样没了声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桂皮成精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森趣阁sen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4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