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森趣阁】地址:senquge.com

仙盟向来只管自己的事,这次惊蛰祭典会来,着实令人意外。加上先前明雪枝所说的情况,柳湍雨觉得这次十有八九要出问题。

墨倾听后表示魔核有三道大锁,寄放在明堂宗庙中,分别由三个人保管,等闲不会丢。不过还是多谢提醒,他会告诉老爹,加强守卫。

眼下更重要的是兰桂姑娘,墨倾醉话朦胧,想着要请意中人吃猪头肉还是大棒骨,倒在桌上沉沉睡去。

柳湍雨叹了口气,猪头肉?我看你就像个猪头肉。他起身披上外套,外头渐渐昏暗,天空上透着一层淡淡的月影,宛如一片极薄的花瓣印在空中。柳湍雨叫墨倾的人把他抬走,他走出酒楼,不知不觉,竟在这里呆了一天。

不知道明雪枝中午吃过没有,他正想给她带点什么,又觉得太多余,那么大的人肯定会照顾自己。她做事果断,实力高超,相比起自己身怀传承却实力平平才更需要担心。

虽然之前找时间完全吸收了马脸的魔种,但修为也才到金丹初期,气息虚浮,根基不稳。面对同等级的对手必是一场恶战。柳湍雨拍拍脸颊,捏捏长期皱起的眉心,这条路可真不轻松。

惊蛰将至,天气转暖。他换了一身浅绿薄衫,身材颀长,如一支翠竹,肩上披着短外套,头发半扎,信步走在街上。他虽然不在意穿着,但自从明雪枝夸过一次之后,他就有点上心了。他身上的衣服是时下流行的款式,兰桂介绍的裁缝,墨倾送的布料,新衣服一上身所有人都说好看。

旁人常说,他多笑一笑就更好了。

想到这里,他反而又叹了口气,别的比不了,至少外貌上让人赏心悦目吧。墨倾兰桂虽然有小问题,但依然不妨碍你侬我侬,关系进展飞速。明雪枝要什么时候才能开窍?与其指望她,还是自己多想想办法。

只要没有别人插手,总有日久生情的那一天。

酒楼和客栈在一条街上,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到。明雪枝扶着墙站在一边,看表情似乎不太对劲。

他连忙走上去。她弯着腰,另一只手捂着嘴,脸色仿佛生病一样苍白发青。

“你怎么了?受伤了,还是哪里不舒服?”他如临大敌,难道她被魔修打败了?

她咬着牙,从嘴里挤出字,“……吃太撑了,动不了了。”

柳湍雨满头问号,一脸迷惑,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理由。堂堂一个元婴,竟然把自己吃到撑得走不动道儿。刚刚还说不用操心,显然是打脸了。

他扶着她,往前挪步,见她实在走不动,告罪一声将她打横抱起。

明雪枝一声惊呼,想挣扎但又知道没有更好的办法,与其在这乌龟爬一样走到半夜,还是快点回客房坐着休息。她并不抗拒他的接触,反倒觉得很新奇,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平日不关注的东西。

她看着柳湍雨的下颌,“你好像比之前长了点肉,我记得第一次见你,你的脸颊是凹下去的。”

他笑着颔首,“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多少都会有点变化。”傍晚客栈的人不多,他抱着她一路上楼,未见阻碍。

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她的耳朵贴在他胸膛上,“你的心跳好快,瘴气不会要收不住了吧?”

柳湍雨脸一红,身上僵硬,他有些变扭道:“可以不要听我的心跳吗……感觉很不好意思。”不知为何,看着他发红的耳尖,明雪枝竟也有点不知所措。她摸摸自己的脉搏,也比平时快了。

她试着将注意力放到别的地方,却发现注意的还是他,鼻腔中的熏香、紧抱着她后背的手臂、视线中的侧脸。有关这个人的一切,像空气一样无孔不入。

虽然只认识一个月,但好像完全习惯他了。

她闭上眼,待了十几年的太虚山在她记忆中是一座模糊的山头,柳湍雨的样子倒是很清晰,穿着绿衣服,在烟雨朦胧的河岸边像一棵苍劲的柳树,枝条柔顺地垂着,脸上的表情蒙着雾水,让人看不清。

直到房门前,明雪枝也未说过一句话,似乎在出神,他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

柳湍雨好像被人打了一拳一样咕哝一声。

她太会了吧!好险!太害羞了,差点把明雪枝整个扔出去。虽然能想到她八成要表达的不是那个意思,但他还是忍不住浮想联翩,脑袋里像炸了烟花一样。

今晚要睡不着了。

他同手同脚地将明雪枝放在床上,行动僵硬得像石头,他倒了杯热茶给她,“先过半个时辰看看,如果还是不舒服,我就去拿点健胃消食的药回来。”

她捧着茶啜饮,柳湍雨搬了个小圆凳坐到床前,“你今天是怎么了?”明雪枝不是贪吃的人,更不是傻子,怎么会像条金鱼一样把自己吃撑?

她摸了摸撑得圆滚滚的肚子,“隔壁包子摊的老张是个厉害魔修,他说比一次就要买一笼包子。”

柳湍雨很意外,“竟然有你也打不过的人?”

“我们比的是内力。一人捏住一头筷子,谁断的多就算输。”她捂住胸口顺气,“我大概吃了十笼……快顶到嗓子眼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我靠打架拯救反派》转载请注明来源:森趣阁senquge.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超神:文明崛起

超神:文明崛起

撒娇的野狗
在弱小中崛起,在混乱中盛放,神权时代已然落幕,谁敢自称“神”?这是凡人的星舰巨炮时代……
言情连载328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