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森趣阁】地址:senquge.com

裴茉对上他漫不经心的笑,心神晃了下。

不过下一秒,她开始琢磨这话的意思。

看她吃比较有食欲?

是喜欢看她……

还是说她吃东西很香,吃相诱人,单纯让人对食物产生食欲?

禹景泽望着小姑娘若有所思的模样,眼珠动的灵动有趣,他扯了下唇,余光瞥见对面有人快速经过,他揽住她肩膀,往自己身边带了带。

嗓音含着细碎的笑,“看路。”

她靠在他身上,温热的吐息拂过耳边,有一点酥麻,低沉的嗓音似有股震荡空气的感觉,让她心尖发颤。

一时忘了琢磨。

她哦了声,默默收回眼。

等她要继续往前走时,禹景泽搁在她肩膀的手松开,低声说:“挨着我走。”

裴茉看一眼前方行人增多的街道里,点了点头。

越黑之际,小吃街里的人越多,大多是下了班或是放学来逛街的年轻人,香气扑鼻的街道里,人头攒动,很是热闹。

手里的小土豆解决完,裴茉看向路边飘香的烤串,看了眼,忍了忍。

“不吃么?”禹景泽在快要离开烤串摊时,问她。

裴茉摇摇头,意味深长道:“我有更想吃的东西,得留着肚子。”

周围几乎是熙熙攘攘的人流,她说话时,一直靠着禹景泽身边走,站他身前一点,没注意到男人不时护在她身后的手臂。

而一路上,却看的清人群里经过的女孩子,眼神都往他身上瞟,面含羞意的。

裴茉话音落,又往男人身边挪了挪,几乎半面背都贴在他身上,一眼可见亲密的关系。

不动声色地在表明这男人已经有主了。

禹景泽没察觉女孩的小心思,缓步跟着她,目光低下时,落在她纤细柔和的脖颈。

又白又漂亮。

像天鹅。

耳后还有一点细细的碎发绒毛,禹景泽看了一会儿,意外发现她白腻的耳垂上有一颗小痣。

小巧得可爱。

他抬手,指尖碰了碰。

许是痒,裴茉没有回头,却明显缩了一下。

禹景泽笑了笑。

继续往前逛,随着人流离开了最热闹的烧烤区,逛街的人逐渐稀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