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淡定地将生死塔飞上空中,照出一片碧玉的荧光,照得贪尸犬根本睁不开眼睛,寸步难行。

雨轩嘟囔,“看来她此次前来,做了完全准备。”

孟婆成了精明且操持大事的女人,一声令下,飞起的怨恨们个个露出了声色动人的模样,在身后立起五排阵仗,或者手抱琵琶,或者架起古筝,还有吹箫吹笛者,坐拉二胡者,各有风姿且形态万千。她们将《琵琶行》作成一篇委婉动人的长歌,演奏出肝肠寸断的无限相思。

不惊先生明显愣住了,待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回忆过往的怀念之人。孟婆趁机将地狱枷锁飞去,素衣女魃立马将冰火神剑飞出,打碎了那红彤彤的枷锁。

孟婆再用手中的生死塔反复念叨一个名字,不惊先生如原地画牢般一动不动,那些名字飞到空中,成了最灵验的紧箍咒,将他锁得死死的。

孟婆哼了声笑说,“这就是战胜上一任地狱阎王的大神仙,这样轻松被我擒住,我可要替代他,去耄耋山逍遥去了!”

不惊先生有点恍惚,晃着脑袋眼神迷离。素衣女魃独自招架不住这汹涌的恶魂,大声质问孟婆,“这到底是什么迷魂阵!”

“这是他在人间的相思,一场未了的遗憾。同嫦娥一样,他奔赴天界之前,也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故事,而这首长诗,正是他挂念之人的故事。”

素衣女魃问,“你怎么知道这首长诗的关窍?”

孟婆笑着说,“因为当年琵琶女偶遇白居易的故事,就是他在人间促成的一幕。他在天界相思成疾,可曾经那人早已香消玉殒,为了托付这一段匆匆了却的相思,他特地在那一夜白居易路过浔阳城的时候,化作琵琶女说了这段故事。”

素衣女魃并不相信,“笑话,这位琵琶女的故事明明发生在唐朝,不惊先生在上古时代就去天上做神仙去了,怎么能是他惦记的遗憾往事?”

孟婆说,“所谓世上无新事,说得就是这个道理。不过是漂泊无助、孤苦伶仃的一生,不惊先生当年错过的,是一个划船而过的歌女。那一日他在渡口登船,遇见一个乌篷船的歌女,那歌女以《诗经》之词态,诉说了她被青梅竹马抛弃的一生,他恍惚中认出那人是自己在穷苦少年之时辜负的意中人,等要划船再追上时,那乌篷船已经消失不见。不惊先生断了红尘之后,始终不能释怀年少之事,即便来了荒山,后来做了神仙,依旧痛心,于是在多年后,变成那琵琶女,借了琵琶、商人、歌伎等名头,换了个时代,换了个名字。说了个长篇累累的故事。”

更多的云朵从天空压下来,奔出无数英勇的天兵将士,他们各显身手,只为将这些地狱冤魂一网打尽,一时间混乱一片。素衣女魃双眼死盯着孟婆,用尽各种方式要将她制服,飞出的各种绳索都被她一一烧断。

孟婆说,“我敬你是天上的女神仙,可如今我们势均力敌,谁也战胜不了对方。或者我们有个交易,我就此作罢,不再向神仙们挑衅,而你让我守住荒山一岛,做个小神仙,如何?”

素衣女魃说,“笑话!我和你交易?你在人间是什么东西,我又是什么地位,你也好攀到我的跟前谈条件,要是答应了你,我也别做神仙了,估计要被其他神仙笑死,踢下天界去做孟婆你的位置了!”

说完就用孟姜女苦出的眼泪卷起千层浪,浪中全是锋利的刀刃,像一副流动的地狱刑具,向孟婆和地狱冤魂卷去,我听到地狱冤魂的惨叫声,刀刀割在心头,那都是源自于人间的痛苦,在地狱发酵出新的怨恨。

可我在眼前一片黑色的身影中,或者他们叫嚣的对话中,找到泉公子的一点蛛丝马迹,可是却不见身影。我问雨轩,“你可见到了他?”

雨轩知道我在说谁,摇头说,“没看到,但我总觉得他藏在某个角落,试图操纵着眼前的局面。”

这股铺天盖地的黑色势力始终难以抵挡哭女的雨,卷着风暴向远处滚去,素衣女魃大喊一声,“不好!他们向枕寐山袭去了!”

天兵将士紧追其后,可是那些凶狠的贪尸犬冲在最前锋,长着滔天的大嘴,吞噬着荒山的一切。黑云中还有鱼魂官一跃而出,咬去那指路的光明,试图让荒山成为另一片地狱。

枕寐山代表着罪恶,那是长满栗子树的地方,不敢想象本来就饱含怨恨的地狱冤魂,吞下那些栗子树,会怎样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用恶贯满盈塑造最强的恶魂,在孟婆的指挥下,将荒山和神仙打得落花流水。

素衣女魃在空中追赶,回头对我和雨轩说,“我怎么觉得这都是泉公子的主意。”

雨轩同意这样的观点,“地狱阎王还未现身,若是地狱占据了枕寐山,那将成为通往地狱的生死桥。这一切的路线和计划,好似有高人指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森趣阁【senquge.com】第一时间更新《一朵小麦花的漫漫生死》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甜糕猫猫
【感谢大家支持,防盗比例80%】宋时夏靠着灵泉空间发家致富,她厌倦了枯燥乏味的有钱人生活。直到有一天自称是“拯救女配”的系统告诉她平行世界的宋时夏想要跟她交换人生,她交换后发现自己成了八零年代嫌贫爱富的对照组后妈。同样都是当后妈:重生女主斗极品、甩渣男、夫妻和睦,赶上风口创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她”在女主的衬托下人见人嫌,势利眼、嚼舌根、好面子还爱跟人攀比,沦为邻居嘴里的笑柄,最后还因为苛待孩子
言情连载62万字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4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