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鸾薄幸》转载请注明来源:森趣阁senquge.com

夜幕笼罩在一层神秘的幽暗中,微风轻拂,带着树叶轻轻摇曳的声音。月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勾勒出深邃的影子。在这静谧下,一个惊人的消息在已经在京中的大街小巷里传开了。

“你知道谦王为什么能在海岛斩帅这事儿中活下来吗?”

“早就知道了,听说是有神仙真人的庇佑,这才活下来了!”

““真的假的,这话听起来怎么玄乎着呢?”

“当然是真的,整个京城都传遍了,那马士龙多威武英勇的人啊,硬生生被咱们谦王一刀毙命,我有兄弟刚从那边过来,听说还是以一抵十呢!”

“就是嘛,你说寻常人真能这么打?就是有龙气护体,之前谦王十几岁就主动去了苍黄,生擒东奴,也是得了龙神的庇佑,不然一个十几岁、锦衣玉食的毛头小子,哪有这天大的本事啊”

“反正依我看啊,这新任的储君莫过于谦王了,连龙神和神仙真人都保着的人,要是真当了皇上那我们烨朝不得再强盛了几百年?”

“你小心些,要是被人听到我们妄议储君,是要抓进去挨板子的”

一群人在坐在茶馆里,听着小曲儿,喝着春茶,兴致勃勃地讲起这则传闻,还有些赌坊,甚至开始下注赌顾息野就是新任储君。两三夜间,这些传闻就如同野火烧草一般,以燎原之势席卷京城。

宫中,议政殿内。

文帝听着小太监绘声绘色的描述,脸色铁青:“放肆!朕三令五申不准宣扬怪力乱神之事,没想到短短半年内就生出两次同样的事情来!还不赶紧去查,到底是谁在胡乱造谣,乱我烨朝民心!”

小太监见文帝发怒,吓得直哆嗦,一溜烟儿跑出了殿外,文帝身边的内官王公公,斟茶过去安慰:“圣上莫动怒,不过是些坊间传闻,当不得真的”

“哼!坊间传闻,朕还没忘二十年前,那西北的蛮子要起义前,也是有段传的神乎其神的谣言!我看这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妖言惑众好给自己找个正当的名头!”

王公公对这些传闻也有所耳闻,白日里还特地处罚过两个多嘴多舌的小宫女,警告宫中不准谈论此事,却不曾想还是被文帝听见了。

他有些发愁,扶着文帝站起来:“圣上教训的是,是老奴考虑不周”

文帝转身拿出桌上的折子,扔到他面前:“你看看,这马士龙半个月前的折子还说救了老三,紧接着他就被老三杀了。这让我老脸往哪儿搁?现在一上朝,总有那么几个人揪着这事不放,让我给马士龙证名,这逆子做事从来不考虑大局!”

“圣上,谦王一向沉稳内敛,倒是这马士龙所说有几分真,有几分假,还是得等到谦王回来再说”,王公公耐心劝慰。

文帝冷笑着又拿起一封书信和点名册,正是前两日林大人送来的,他闪过一丝冷意:“你也不必帮他说话,我看他就是不敢回来,还找借口说什么养伤,不是有龙神助战吗?怎么还会身受重伤!”

王公公内心叹口气,他这哪里是在帮谦王说话,分明就是不愿看到圣上因一时生气,再做出后悔终生的事情来。

“圣上明鉴,老奴倒是觉得这事有破绽”,王公公将他扔出来的书信收好,放在一边,沉住气分析道

文帝背着手,讥讽哼了一声:“有什么破绽?”

“既然这传言都说谦王有龙神助战、天后庇佑,那谦王又怎么会深受重伤,命悬一线呢?难道是那些神仙真人又不愿意帮他了?那岂不是言而无信,以后谁还愿意供奉他们呢”

文帝转过来,看着王公公一本正经的解释,忍不住出声骂道:“你这老东西,我还真当你要说个什么出来”。

王公公见文帝怒气消下去一些,这才狡猾的笑笑,忙递给他一杯热茶:“圣上既然不信这些鬼神之说,又何必大发雷霆呢,不过是些小把戏而已”

文帝接过茶喝了一口,刚准备坐下,门外就传来了通报:“圣上,阎老说有要事禀报,正在殿外候着呢”

文帝放下茶杯,狐疑地看了一眼王公公:“他还有月余就告老还乡了,什么事让他如此着急?”。

王公公皱眉,也摸不着头脑,只是退到一旁听候吩咐,很快阎老就穿着官服,颤巍巍地走了进来,跪在地上:“臣参见圣上,圣上万岁”

文帝坐在位置上,看着他这番正式的打扮,心里有些不安:“阎老无须多礼,赶紧起来坐着吧”

“谢圣上恩典”,阎老抬起头,但却没动身

文帝见他这模样,心中疑惑:“阎老这是做什么?”

“圣上,臣今日前来,只为一件事,就是请圣上下旨立储君!”,阎魁说完后又紧紧趴在地上,全然不看文帝脸上的震惊和不悦,就连一旁的王公公心里也是一紧,不知他是在发什么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白鹤初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森趣阁sen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