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丘碧绿山峰仞立入云,广袤大泽中草木随风摇晃。

时不时露出悠闲地埋头饮水、食草的麋鹿、夔牛和野兔。

荡漾的风突然猛烈,草木枝干无力抵挡,簌簌作响,间或传来断裂的吱呀声。动物们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纷纷四散溃逃,很快便没了踪影。

仙气蒸腾中,五彩云霞由天而降。

落到地面时,已多了一行人。

“这青丘果然是个没规矩的地方。我们远道而来,连个迎接的人也没有。”天后身边的掌事仙官看着空荡荡的地方满是不满的撇嘴。

天后眼神微暗却没阻止,显然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仙友还是少说两句吧。目前当务之急是找到入口。”锦越女官以眼神不露痕迹地提醒掌事仙官,如今可在青丘地界,当心祸从口出。

她奉天帝之命陪行,天帝临行前特意嘱托绝不允许节外生枝。这一行都是身居高位之人,不能得罪只能引导,她必须处处小心。

“锦越,我们一行人中你在青丘待的时间最长。该如何走?就由你来带路。”天后语气淡淡道。

锦越女官思忖片刻,斟酌着语言开口:“不瞒天后娘娘,我虽在青丘待过,但进入时是有青丘的人专门带入的,进去后也一直只在王宫周围徘徊。确实不知入口具体在何处。我推测此次我们来的匆忙,因是青丘来不及反应,只需再送一次信催促,就会有人来接应了。”

“他们青丘好大的架子!一个属地,还要我们一催三请不成?!”掌事仙官深得天后信重,在天界作威作福惯了,何时受过这种冷遇,忍不住开口。

天后闻言,握紧了手臂上的披帛,脸上满是不愉。

“青丘入口的禁制是昔日上神布下的,如果没有青丘的人持令牌接引,恐怕会误入迷障之中,轻则困个五六日,重则心魔横生,修为大跌。”锦越女官心怀忧虑沉声道。

这番话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耳中,许是思及自己一朝踏错可能面临的后果,所有人都噤了声,包括之前聒噪的掌事仙官也没再开口。

“既是来道歉,姿态难免需要放低。”端恒见状低声提醒。

天后不露痕迹的瞟了一眼端恒,其间含义不言自明:还不是因为你?

端恒也知道此番确实是自己的错,眉目下低,表现得更加恭顺。

征得了众人同意,锦越女官以符传讯,再请青丘。

狐后端坐宫中,低头看着传讯符中的内容,冷哼一声:“他们欺凌舒儿的时候可曾想到今日?”狐后越想越气,倒扣手里的铜制化妆镜。

“他们如果能想到,当初就不会做出那番举动了。”琼华妖尊吹拂开杯中茶叶,低头轻抿了一口。

“若不是因为两族盟约仍未至解除之时,我定不会让他们踏进青丘大门一步!”狐后握紧手上锦帕,语气森森。

“那不如……”琼华妖尊召出流云浮火扇,跃跃欲试。

狐后连忙阻止,而后便看见她眼中的促狭笑意,狐后不由得甩开琼华妖尊的手,道:“都多大年纪了?还老招我?”

说罢,不再赌气,召侍从进来。

同时另召妖官,吩咐他们去把青丘的各族长老都请来见证。

*

青丘王宫由树木巨石堆砌而成,目光所及,不见金玉雕饰,比起仙族的各个宫池自然逊色不少。

如此简陋,粗粗打量,天后一行人眼中便带了三分不屑。

狐后将一切尽收眼底,心中又多生些许气性。做了错事来道歉,还有脸面嫌别人家的地方不好,如今这仙族做事是越发不堪了。

好在天后还记得此行的目的为何,收起心底那点鄙夷,雍容一笑,温和开口道:“此次不过是两个小辈间闹了些许小别扭,却累得两族婚约无法进行,实在抱歉。略备了些薄礼,聊表心意。”

说话间,天后以眼神示意侍从把备的礼物全部摆出来。

礼物摆出的瞬间,霞光万丈,感觉整个宫殿都亮堂了不少。

掌事仙官看到了青丘小辈眼中的惊艳,颇自得的摇动手肘处搭着的浮尘。果然蛮荒之地,这点世面都没见过。

狐后却捏紧了手下扶手,这天后不愧是久居高位,轻描淡写的便将端恒一人之错推到了两人之上,还在言语中中伤望舒不顾大局,果真是欺他们青丘无人吗?!

区区片刻,狐后便收敛住心中怒火,轻飘飘开口,仿佛不经意问:“只是小小矛盾吗?我怎么听说,真相是仙族太子定亲期间还和一个女仙搅和在一起,舒儿捉奸在床这才退婚的?”

——捉奸在床?!

事发之时,仙族的人大半在场,晓得始末,没脸反击,只能羞臊地低头。

青丘的各族长老却完全蒙在鼓里,骤闻此言,瞠目结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森趣阁【senquge.com】第一时间更新《重生后拿下前夫师尊》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麦成浪
【每天中午12点更新】[本文是生子文,会生孩子]曾经的海王受*永恒的闷骚老古板攻郁南当了几年产科护士,他打死也没想到,他接生过无数个宝宝,此时居然要自己生!他穿越了,当晚就和人一夜春宵,没想到竟怀孕了。郁南看着B超单,久久没有回过神,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刺激。不料单子被一个看起来又帅又矜贵的男人抽走了。那男人阴着脸,将单子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男人:“打掉。”郁南:“伤身
言情连载40万字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