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人鱼乘船出海,遇见风浪,船沉之后,人鱼下落不明。不过,她很可能是死掉了——因为她的油脂被做成了油灯。

与此同时,银浪湾的入口有一个与人鱼同名的老先生,他说,他的爱人在那艘沉船上。

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贺白帆沉默了一会儿,大概也理不清思绪,于是说:“先往前面走吧。”

冬冬宝贝嘤嘤酱:“qaq嗯。”

两人再度出发,接下来的路程风平浪静,他们顺利抵达甬道尽头的绛红大门。这是一扇形制颇为精致的门,门面以绛红丝绸包裹,绸缎上绘着繁复的符文。

“恭喜您来到【人鱼祭坛】,也许,很多谜团将从这里解开……”

卢也皱起眉头。方才那条怪鱼给他留下了一丝阴影,谁知道这神经病剧情里还会出现什么怪东西?

侠士推门而入,巫女缓步跟上。

沉船里有甬道,有怪鱼,那么再来个祭坛,似乎也很正常。然而这祭坛并不像卢也想象中阴森可怖,相反,与其说是祭坛,不如说这只是一间普通的女子闺房。甚至有点寒酸。

房间四四方方,一方梳妆台,一张罗汉床,一只高脚凳,连衣柜都没有。

系统也没给任何提示。

云卷千帆:“好像没什么东西。”

冬冬宝贝嘤嘤酱:“这也不像祭坛呀。”

但这应该就是人鱼的房间了吧?卢也操纵巫女在房间里踱了几步,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巫女来到梳妆台前,这也只是一张普通的木桌,上面立着木质收纳盒——不对,卢也将鼠标放上去,这东西叫“人鱼的梳妆奁”。

梳妆奁?

卢也想起自己在鱼腹中捡到的小玩意。

他打开装备栏,点击人鱼的胭脂,试图将它拖进梳妆奁。就在胭脂碰到梳妆奁的瞬间,“咔哒”一声,抽屉自动打开了。

贺白帆凑过来:“东西可以放进去?”

冬冬宝贝嘤嘤酱:“嗯,我试试。”

卢也依次将胭脂、木梳、发簪、面纱放入梳妆奁。他原本将这四样东西放在同一个抽屉里,然而抽屉却合不上。试了两次之后,卢也将胭脂和面纱放左边抽屉,发簪和木梳放右边抽屉,“叮”地一响,抽屉缓缓合上。看来这人鱼颇有条理,用在脸上的和用在头上的还要分开放置。

系统弹出对话框:“恭喜您完成【往日再溯】之【人鱼梳妆】!梳妆台前发生过什么故事呢?”

耳畔响起一阵轻快的音乐声。梳妆台旁蓦然出现一道女子背影,她穿藕色衣裙,身形单薄,黑发如瀑,看上去很是曼妙。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卢也一惊,爆了句“我靠”。

这女子的面庞,不,那不是面庞,那只是一张怪异的脸。

凸起的鱼眼,矮塌的鼻梁,圆圆的嘴唇。

肤色白皙,但两颊布满黑色鱼鳞。

而且——她的衣袖是空的,走起路来,两条袖子一晃一晃。

云卷千帆:“她是漆狞人鱼,我读取的记忆里她就是这个样子。”

冬冬宝贝嘤嘤酱:“这哪是人鱼啊!”巫女一阵小跑躲到侠士身后,“qaq好吓人。”

云卷千帆:“是有点……”

这应当是一段情景再现。人鱼自顾自在梳妆台前坐下,袖中伸出两条长长的银白色鱼鳍,那鱼鳍拉开抽屉,轻轻一卷,发簪胭脂等物件就被卷到桌面上。

人鱼梳了头,挽了发,涂些胭脂,却又戴上面纱,她起身转了两转,复又坐下,像在等待什么人。

几秒后,又一道人影凭空出现。这人手执画卷,身穿黑衫,应当是个书生,模样倒有几分英俊。他走向人鱼,轻叹一声道:“你怎么又戴上了?在房中不必戴,没人会来的。给我吧,我拿去洗洗。”

人鱼用呆滞的鱼眼望了望他,然后甩甩衣袖,喉间发出一声低沉的“呜——”。

书生无奈,走上前去,轻轻揭下人鱼的面纱。他似乎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与人鱼对视时,眼睛都不眨一下。

书生又道:“今日画坊做成一笔大买卖,定金便付了十两银子,你不必结珠了。”

结珠?这是什么?

人鱼缓缓点头,呆了片刻,她忽然抖抖衣裙,一道亮光闪过。书生俯身拾起地上的珠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浪漫星球

浪漫星球

酒尔呀
下本《淮淮起意》轻悬疑搞笑甜文求收藏!公主先请看文案:乖酷传统学霸少女VS竞赛冠军清冷拽哥天才少男少女的双向暗恋|超甜|偏群像对于喻时,周聿也记住这个人远比记住名字更来得深刻。第一次对喻时有印象,是他摊着双腿无聊坐在小卖部,修长有力的手指正灵活地转动着一个魔方,手背上青筋若有若现。直到头顶前方传来一声清软嗓音。“老板,结账。”一道阴影覆盖下来,落在了他的头上。他抬起头,看向柜台处立着的少女,一身穿
言情连载28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二嫁驸马(重生)

二嫁驸马(重生)

千山雨
简介:【40w全稿存稿完成,宝宝们快来我碗里。本文有榜随榜更,无榜日更,每晚6/9点更新,球球宝宝们评论跟收藏嘤嘤嘤~~~专栏预收《侯府婢她拒拿万人迷剧本》(稳定日更)丶《果然我的炮灰女配剧本搞错了》......
言情连载4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