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上午,五条悟匆忙地在房间门口的留言板上写下了“外出中”三个字,与后辈七海建人、辅助监督伊地知洁高一同赶赴九州。

九州岛位于日本西南部,与东京所在的关东地方隔了整整半个日本。

根据他们得到的情报,盘星教在佐贺、大分及宫崎三县都秘密建立了据点,这些年来一直在暗中吸收新教徒。昨天三人已经去过了大分县,而据点已经人去楼空,今天又赶到了宫崎,也是同样的情况。

一栋空荡荡的别墅立在那里,不仅一个鬼影都见不到,甚至连里面的家具都已经落了灰。

这个结果其实也在五条悟的预料之中,他虽然已经在心中做好了要杀死夏油杰的觉悟,但也知道要抓到那家伙并非易事,毕竟咒术界已经通缉了夏油杰七八年,到如今也没个结果。

销声匿迹这么多年,连咒术界高层都快把这个被定性为“近百年来最穷凶极恶的诅咒师”的人给忘了,可他还记得,每一天都记得。

当年夏油杰走时逼他做选择,要么放下荆杀了杰,要么抱紧荆放走杰,他选了后者。

或许夏油杰认为这样就已经算是了断了,但在他看来,那一天却是一个新矛盾的开端。

这个自以为是的笨蛋,以为不让荆卷进自己的事中来就能万事大吉,实在是天真得可笑。

还说些什么“荆就交给你了”这种让人耳酸肉麻的话。

全都被荆听到了啊,蠢货。

眼睁睁地看着挚友离去后,他背着受伤的荆准备回去时,肩膀上的布料湿了。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弯腰捡起了遗落在尸海里的那枚银色的戒指。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他都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形式把那样东西交到荆的手上。

虽然事已至此,交给荆了也已经无济于事。

他知道荆的理想,那是与杰的妄想背道而驰的另一条路,所以他相信荆不会主动和那个人有任何的牵扯。

但,荆却为什么偏偏会住在产英会医院呢?

五条悟回想起夏油杰留在荆眉心的咒力残秽,以及荆的失忆说辞,不由地抿紧了唇。

“五条先生。”

“五条先生?”

“嗯?”五条悟回过神来,“怎么了七海。”

“刚才我才说过请您专心工作,您又当做耳旁风了吧。”七海建人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墨镜,“还是说,这枚徽章让您想起什么了吗?”

“……不。”五条悟否认了,“没什么。”

他舒展了眉心,已经恢复了平常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都说狡兔三窟,杰那家伙看来连‘三窟’都不止啊。也是,毕竟是像狐狸一样狡猾的人嘛。”

五条悟用食指拨了拨黑色眼罩的边沿,他心里有事憋着的时候总会有点不自在的小动作,知道这个习惯的人不多。

“这还是其次,最要紧的是,夏油先生很有可能已经透过盘星教和财团有所勾连了。”七海一边说着,一边谨慎地将那枚徽章收入随身携带的皮夹。

“七海酱!”

“……请不要用那种恶心的叫法来称呼我。您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一边对杰用敬称一边又在敌视他的样子好可爱哦——”

“五条先生,别以为我会像狗卷君一样容忍你的恶劣行为。”

“啊、说起荆,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呢。”五条悟随意地靠坐在书桌边沿,“快点搜查完佐贺的那一处据点,我们就回去吧。”

“我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

“……不是。”荆不由地叹了一声,继续一个词一个词地往外蹦,“它的腿,五朵花,谢了。”

他其实也不想这样挤牙膏似的说话,但加上动词的话很有可能会变成命令句触发咒言。面对乙骨忧太这样的咒力怪物,他要格外小心才行,免得咒灵还没打倒,先被反噬给干倒了。

这次乙骨明白了。他恍然道:“也就是说,要想破除它身上这些花瓣铠甲,就得逼它不停地用术式,消耗掉身上的卷丹百合。”

荆点了点头,又用一个词汇提醒他。

“猫。”

乙骨很快地明白了荆的意思。

“您是想说,只是一只猫的养分就能让它获得巨大的能量。万一它身上的卷丹百合消耗完了,想再吃个活物补充能量就不好了,对吧?”

荆再度点头。

“我会小心的,也请老师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乙骨认真说完,又朝着里香喊道,“里香——你先回来——”

“忧太?”里香没有恋战,立刻收了拳飞快闪现回少年的身边,狰狞的面容上写满了少女般真挚的期待,“怎么了怎么了,你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乙骨道:“你用分散的攻击逼他多用自己的术式,我会在你身后替你挡掉被转移过来的攻击的。”

“忧太……”里香感动得不行,她用枯瘦的爪子揉了揉泪汪汪的眼睛,“嗯!我一定会做好的!你要好好地看着我哦,忧太!”

眼看着卷丹又要攻过来,里香立刻回去阻拦。按照乙骨的话,她搓了十几个咒力球朝着卷丹扔过去,下一秒咒力球们就出现在了里香的身后。

乙骨动作飞快,立刻护在了里香身后,挥剑将咒力球一颗颗劈开。

他们配合得极好,仿佛天生就带有超凡的默契。

祈本里香虽然是咒灵,但却保留了作为人类时的人格。对于乙骨忧太而言,她并不仅仅只是一只阴魂不散的背后灵而已。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森趣阁【senquge.com】第一时间更新《如何与夏油学长HE》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4万字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