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森趣阁】地址:senquge.com

温庭兰眸光微凝,随后又很快归于平静。他起身向姬衡躬行一礼,“庭兰斗胆,先请陛下恕臣言语之失。”

姬衡闻言从桌案后来到温庭兰身前,虚虚将他扶起,恳切道:“朕既然问了庭兰,便是想听实话,自然不会降罪,庭兰不必忐忑,直言便是。”

温庭兰仿佛真的被他这一席话打消了顾虑,斟酌片刻后抬起一双清亮的眸子,“微臣以为,二皇子看似急躁了些好在胸有城府,三皇子虽耳软心活但胜在赤子之心。”

姬衡似是没想到他会如此说,一愣后眼角终于带上了笑意。他叹道:“庭兰还真是顾及朕的颜面。在朕看来,他们分明是一个急功近利,另一个愚钝不堪。”

听出他话中所夹杂的对两位皇子的不满,温庭兰既不附和,也不为其申辩,只淡淡道:“有陛下过庭之训,两位殿下想必终能琢玉成器。”

姬衡轻哼道:“朕可盼着那一天呢。”不过看他那样子到底是满意了。

他心头的怒火消散,看温庭兰是越看越满意,不禁问起:“庭兰认为,这三司会审能审出个什么结果?”

温庭兰没有多作思考便有条有理答道:“此案唯二幸存的官员中,其一姬润姬大人于事发之时便吓晕了过去,幸蒙沈归棠沈大人相救,对所有经过一概不知。既如此,三司会审的结果便取决于这位沈大人的供词。”

“哦?”姬衡挑了挑眉,以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继续循循善诱道:“那若是朕想让他闭嘴又该当如何?”

他话语间丝毫没有掩饰自己想要将此案就如此抹掉的打算。哪怕任一位言官听了姬衡这话恐怕就算不敢指着他鼻子骂也多少会劝谏一番。

可温庭兰却好似丝毫不在意姬衡的专横,因为无情而格外冰冷的话从他口中传出:“陛下想让沈大人闭嘴,无非有两种方式。”

不待他继续询问,温庭兰抬起了那张谪仙般的面庞,薄唇轻启:“其一,以利诱之。若沈大人是个聪明的,想必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那若他是个蠢的呢?”姬衡微微眯眼,顺着他的话问道。

温庭兰垂下自己淡漠的目光,“那便杀之。”

他话语一落,勤政殿内落针可闻。

良久过后,姬衡终于抚掌而笑,“庭兰着实有魄力,若朕那几个儿子中哪个有庭兰十之一二,朕便少了许多烦恼啊。”

“来人,”他快步回到桌案前,将已经晾干的诏书丢给已经上前一步候着的郑公公,“去看看我们这位沈大人究竟是不是个知情识趣的吧。”

原来,他早已在心底做好了打算,召温庭兰过来一问也无非顺带试探一番罢了。

温玠是把好刀,所以只能掌握在他自己手中。今日一试探,至少他当下还没有异心。

温庭兰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却没有丝毫波澜,既然姬衡想看自己有没有站队,那给他看便是。

晌午过后,姬润便亲自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往沈府去了,他那名叫阿茶的小厮当日被沈归棠的人敲晕了扔在马厩里,虽被踢肿了脸,好歹性命无忧,只是暂时没脸跟着主子出来见人了。

可姬润又用惯了他,如今骤然换个人跟着也不习惯,干脆自己一个人来了。

沈归棠听黑风通报姬润已经在路上时还略有些讶异,然而眼光一瞥到旁边正窝在摇椅上晒太阳的横波便立刻明白了他的来意。

横波身上的外伤还没有完全痊愈,裸露在外的皮肤还包裹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布。

此刻她正因为被沈归棠限制了活动而整个人显得蔫哒哒的,有一下没一下地晃荡着椅子,眼睛也半阖着,似睡非睡。

直到身前被一片阴影遮住,横波才完全睁开眼,然而在她见到来人是谁后便又彻底将眼闭上,眼不见为净。

沈归棠瞧着她这一副不待见自己的模样好气又好笑:“你身上的伤口未愈,余毒也还没彻底排出,我不过训了你几句让你不要上树,你便摆脸色给我看。”

他幽幽的叹了口气:“真不知沈某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给自己请了个祖宗回来。罢了,你想玩便去吧。”

横波本来觉得他絮絮叨叨吵的自己脑瓜子生疼,骤然听到他同意放自己去玩了,不由立刻狐疑的睁大了眼。

沈归棠好似无奈道:“总不能一直拘着你,但你切记不可动用武功。若是再被发现伤口渗了血,你便回床上躺着去吧。”

横波见他是真的同意自己出去玩了,瞬间眉飞色舞起来。

天知道她养伤养的有多无聊,尤其是二狗这个没良心的,过来看了自己一眼后就自个儿跑出去放风筝了。

看着她恨不得一步并两步的往外跑,沈归棠扶额,小郡主这是半点儿没把他的话听进去。

他不由招手对黑风吩咐道:“派个人看着点儿,确保她的安全就可,不要被发现了。”

黑风在心里吐槽:“公子为了不让小郡主和温家的人有所接触防的可真够紧。只是,他现在上哪儿去找一个能跟着小郡主还不会被发现的人呢?”

横波走后没多久姬润的马车便停在了沈府的门口,许是带的东西多了些,他磨蹭了好一会儿才下车。

被黑风引入书房,姬润不用沈归棠招呼,自顾自坐下牛饮了一大杯,才喘着气与沈归棠问好。

沈归棠也不与他客套,开门见山道:“是什么风将姬大人吹过来了?”

姬润眼珠子一转笑呵呵道:“咱们兄弟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如今大难不死可不得好好庆祝庆祝?”

他所说倒也不错,横波中毒晕过去后,他们二人的战力实在不值一提,幸好那老蜘蛛精没再回来,而他们也等到了朝廷的援救。

沈归棠轻笑:“既然是过命的交情,姬大人却要把所有麻烦都推给在下?”

姬润知道他说的是自己谎称吓晕了一事,讪讪道:“你也知道愚兄脑子不灵活,若是一个不小心将那老妖怪之事说漏了嘴,你我都得发愁。”

“再说了,”姬润神秘一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下山》转载请注明来源:森趣阁senquge.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再少年

再少年

绿野千鹤
陆鱼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十年后。好消息,十年后的他事业有成,财富自由,娶到了梦寐以求的男神学长。坏消息,男神正要跟他离婚。陆鱼:你跟二十八岁的陆大鱼离婚,与我十八岁的陆小鱼有什么关系?你离你的婚,我追我的男神,咱俩互不相干。要离婚的男神本尊:……明砚为了国外公司的问题,跟合伙人协议结婚,三年后公司稳定协议到期该离了,这合伙人突然坚称自己是穿越来的,死活不肯离这个婚。脑壳疼。陆鱼(攻)X明砚(受)
言情连载47万字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甜糕猫猫
【感谢大家支持,防盗比例80%】宋时夏靠着灵泉空间发家致富,她厌倦了枯燥乏味的有钱人生活。直到有一天自称是“拯救女配”的系统告诉她平行世界的宋时夏想要跟她交换人生,她交换后发现自己成了八零年代嫌贫爱富的对照组后妈。同样都是当后妈:重生女主斗极品、甩渣男、夫妻和睦,赶上风口创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她”在女主的衬托下人见人嫌,势利眼、嚼舌根、好面子还爱跟人攀比,沦为邻居嘴里的笑柄,最后还因为苛待孩子
言情连载62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