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森趣阁】地址:senquge.com

祝余以为自己离开的时候,会和自己来时场面一样,那么盛大。

心中还有些不愿,可当她走出殿门的时候,才发现,门口就慕时一人在等着自己。

她好奇地问道:“其他人呢?”

“我知道你不愿太多人,就让他们把东西都先送过去了,咱们可以慢慢走。”慕时道。

“其实……我也可以自己一个人回去的。”祝余小声嘟囔了一句。

慕时听到后,心中有些失落,看来她还是不愿自己跟在她的身边。

他面上不显,淡淡道:“父皇下的命令,我不能违抗。”

祝余好歹跟他相处了一段时日,他可不像是会那么听陛下的话的人。

她才不相信慕时说的话,但也没有办法反驳,只好另找了个原因,“你离开这么长时间真的没问题嘛。”

她来了之后,可是看了许多民间的话本,那里面的皇子为了皇位,竞争的相当激烈。

“什么?”慕时不解。

他不知道祝余所指什么,但当他看到祝余那意味深长的表情,觉得应该不会是什么重要的事,“没什么问题的。”

“我看慕林珘可不是善茬啊,你不在这么长时间,就不怕他抢了你的位置?”祝余故意夸大其词道。

她可不止一次看到慕林珘在陛下面前,说慕时的坏话。

这下,慕时才明白她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禁莞尔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我才没有担心呢,祝余伸手摸了一下他刚才摸自己的地方,心中有些慌乱,仿佛有什么东西滋生出来。

但也只是一瞬间,祝余只当自己想多了,并没有在意。

二人出了皇宫后,就找了一个地方,换上了一身比较方便的衣裳。

出门在外,还是穿的低调些比较好。

慕时看着祝余退去了仙气飘飘的衣裳,穿上普通百姓穿的衣衫,气质依旧非凡。

“怎么了?很别扭?”祝余不自信地问道。

她还是有一回穿这样的衣裳,款式和大街上的普通百姓一样,但若是仔细看,就能发现这布料却完全不一样。

就算这样,祝余也没有自信自己能行。

“没有,很好看。”慕时收回视线,有些不自然道。

祝余低头又整理了一下衣角,然后又瞧了瞧慕时,发现他和自己一样,穿的都差不多,心里才平衡。

掌柜的看到他们换好后,把之前的衣裳叠好,放在了托盘上,端了上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