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江倾阳,有相熟朋友们的陪伴,分班后的生活并未如有向菀预想中的难捱与煎熬,她的综合成绩和排名,反而在退去理科的影响后,以稳定的速度慢慢地攀升。

日常依旧是家、教室、练功房三点一线,忙碌、充实、且快乐。

唯一变化的,是她周末在少年宫的常规训练被集训队所取代。

谷岚英教授一如传言中的严苛非常,被她斥责要加训的队员不胜枚举,常常累得叫苦不迭。

每次训练结束的验收环节,都是大家最为紧张的时刻。

这里边有两个人是例外。

向菀和祁珊灵。

不过她们两个也并非没被指摘,一个时常被指跳得流于形式缺乏感情,另一个则经常被说跳舞时心念太多太杂致使舞步纷乱不够利索。

“舞由心生,你们跳舞时的心境会直接影响舞台的最终呈现。”

这是谷岚英斥责她们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她们两人的实力都是队里断层式的拔尖,队员们看不出其中细微差别,只觉得这老教授有些过分的吹毛求疵。

但说得次数多了,也不是没有队员好奇的,这批队员中年龄最小的小廖就是最为好奇的那个。

比起气质清冷一向不苟言笑的祁珊灵,面色温柔的向菀自然被小廖选为了率先打探的对象。

但出乎意料的是,向菀也只是打着马虎眼就跳过了这个问题。然后照常地训练、验收、挨批。

直到年关将至。

那天训练前,向菀和谷教授请了两周的假,说是学校要组织学生统一去外地交流学习。谷教授点头应允,说她舞蹈的瓶颈不在技巧和能力,在她自己的心,常规训练帮不了太多,需要她自己想明白。

小廖听得一头雾水,只见向菀垂眸应是,既不反驳也没申辩,小廖好奇心更盛。

排练结束换衣服时,向菀手机响了,她走出去接听,小廖便悄悄跟了出去,想等她打完电话再问问她。

向菀走去更衣室外的走廊,在远处的长椅边坐下,接通了电话。

她嗓音轻轻的响在空旷的楼道间,对着电话那头叫了声:“妈妈。”

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些什么小廖没太听清,就见向菀笑了起来,温声说:“我一切都好,你放心好啦。”

向菀所坐长椅的右前方,是另一条走廊,小廖静步小跑着绕过去,贴靠在拐角处的墙壁边,这下能听清电话那头的声音了。

听她们谈话的内容,向菀的妈妈是正在山区里支教,说那边的小孩子都很可爱,同事们对她也多有照顾。

“我们现在是在镇上的中学,过几个月学校可能会安排我们去下属的山区。”

“那你记得要多带些厚衣服,最好再拿两床厚被子,山里更冷,一定要多穿些,尤其是早晚。”向菀有些絮叨地嘱咐着,又问道:“睡眠有好一点吗?”

“好多了,最近不吃药也能睡得很好了。”向菀妈妈讲话的语速有些慢,但听起来也是温温柔柔的,“对了,钟家又寄来些补品,这次的我收下了,你替我道声谢,再回些礼吧。”

小廖看到向菀面色一顿,似乎正要开口说什么,向菀妈妈又道:“顺便说一声,以后不必再送了。该翻篇的事,就让它翻篇吧。”

向菀微张开的嘴巴慢慢合拢成一个温柔的笑容,嗓音也带了笑意,“好,我知道啦。”

“怎么啦?笑什么?”

“没什么。”向菀低头看自己芭蕾舞鞋的鞋尖,笑着说:“就是感觉一切都在慢慢变好,觉得有点幸福。”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傻孩子。”

......

小廖越听越怔愣,脚下趔趄了一下,差点没站稳,她急忙用手扶了下墙壁,身子一歪,竟在旁边看到了祁珊灵。

小廖吓一跳,赶紧用手捂住嘴巴,好在身后的向菀已在这时起身离开,并没有看到她们。

小廖又再次看向祁珊灵,祁珊灵面色一如既往的冷淡,看起来也完全没有要同她说话的意思,转身就走。

小廖大脑有点短路,还没理清楚怎么回事儿就已经伸出手臂拦住了她。

祁珊灵目光从拦在她面前的胳膊,移动到胳膊主人的脸上,仍是没有说话。

小廖马上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出格,像烫到一般又缩回了手,“呃...你、你怎么在这里?”

“路过。”祁珊灵淡声。

“啊?那你怎么又往反方向走...?”小廖眉毛困惑地皱了起来,祁珊灵比她高出很多,她居高临下的目光让小廖有些遭不住的心虚,她声音小了一些,但还是难掩好奇地问:

“你...你其实也在听向菀打电话是吗?”

但这一次祁珊灵并没有搭理她,她只是错开身子,步伐未停地离开了。

-

交换的学校地处陵城,没有机场,学校每年都是安排大家统一坐火车前往。

出发的前一天,向菀和徐妍约好了一起去超市买些路上吃的东西。

徐妍推着购物车,看到好吃的就往车里扔,不一会儿,车子就塞不下了。向菀去旁边取了个购物筐,把掉落在地上的包装袋捡进筐里提在臂弯处。

徐妍见状,吐吐舌,默默把购物车里比较占地方的几包膨化食品又放回了货架。

向菀忍不住笑了下,提醒她:“车上会有餐厅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森趣阁【senquge.com】第一时间更新《一幅拼图画》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梨橙橙
一朝重生,林望野来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二十年前。小少爷受不了落魄街头这个委屈,绝境中灵机一动。去找我18岁的富二代爹继续啃老!抱着美好幻想,林望野去学校打听,最后来到一家黑网吧,他爹正指着等待复活的黑白界面破口大骂。林望野看不下去,把他爹从沙发上薅起来自己坐下,手起刀落秀翻全场。他爹:失散多年的野爹!我是废物带带我!林望野:……?就这样,林望野和他爹林深认识了。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他爸叫他爹”和
言情连载62万字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甜糕猫猫
【感谢大家支持,防盗比例80%】宋时夏靠着灵泉空间发家致富,她厌倦了枯燥乏味的有钱人生活。直到有一天自称是“拯救女配”的系统告诉她平行世界的宋时夏想要跟她交换人生,她交换后发现自己成了八零年代嫌贫爱富的对照组后妈。同样都是当后妈:重生女主斗极品、甩渣男、夫妻和睦,赶上风口创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她”在女主的衬托下人见人嫌,势利眼、嚼舌根、好面子还爱跟人攀比,沦为邻居嘴里的笑柄,最后还因为苛待孩子
言情连载62万字
恃宠

恃宠

臣年
【实体已上市,详情见微博@臣年年年】【同系列文《骄宠》,古书画修复师x书香世家贵公子,隔壁可看】1、秦梵被称为古典舞界的宝藏级女神,一身玉骨软腰,天生就是为了舞蹈而生。冷颜系脸蛋美得明目张胆,大家都以为她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没有男人配得上。直到网上爆出来秦梵与一头银蓝发色的年轻男人携手同游。视频中,公认的人间仙女秦梵主动跳到男人身上,上演亲昵考拉抱后,还抵着额头索吻。大家万万没想到,仙女居然喜
言情全本74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桑沃
言情连载45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