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芙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森趣阁sen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沈归砚掩下眸底幽深的冷意,指腹摩挲着纸张边缘,“我只是好奇,为何你们都说宝珠同学喜欢晋王殿下。”

他在说到“晋王殿下”时,语气词格外加重两分,透着不为外人所查的戾气。

穆钦觉得他有些奇怪,不过想到他才刚来国子监不到一月,自然是还没理清里面的人际关系,作为同窗的他决定好人做到底,免得他哪日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晋王名萧,字亦霖,正值舞象之年,乃是当今三皇子,又为中宫皇后所出,为人更为礼贤下士,敏而好学,本是所有人都认定的太子,却因陛下迟迟未立太子,他的身份也变得暧昧起来。

说起他和沈宝珠的渊源,不得不提成安二十年冬,于安邑发生的一件事。

年仅五岁的盛国公府大小姐外出时遭歹人所掳,不知所踪,那件事发生后,整个安邑都被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人,最后还是来安邑游玩的三皇子在一处胡同口里,捡到了高烧不退的沈宝珠。

穆钦说完,羡慕得直泛酸水,“所以说,老天爷真是不够意思,为什么好处都可劲的给一个人堆着了。”

虽然陛下还没正式册立太子,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太子之位必属三皇子。

沈家又是四代三公,权势滔天,怕是陛下也早有属意为二人赐婚。

身为盛国公府大小姐的沈宝珠更是一路顺风顺水,若不出意外,日后必然入主中宫。

沈归砚握着书本的骨指用力得几乎崩断,垂睫敛眸溢出一声冷意,“老天爷确实是不公。”

“是吧。”

当编钟敲响第三下,代表博士即将进入课堂。

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穆钦见他还站在原地没动就算了,还扭头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连忙喊住,“沈兄,就要上课了,你去哪里啊。”

手中书本被捏皱的沈归砚头也不回:“出恭。”

占据着整个国子监最好地段的天字班坐北向南,绿树成荫,翠柳依依。

正和伴读讨论踏青行程的萧亦霖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挥手让伴读下去,还没等脚步声靠近便先转过身,无奈道:“宝珠。”

提前被发现的宝珠趴在窗边扬起笑,甜甜地喊了一声“萧哥哥。”模样乖巧得不行,哪儿看得出平日里的半分嚣张跋扈。

萧亦霖点头,“就要上课了,你过来做什么。”

天字班距离玄字班虽不远,也得半盏茶

“当然是因为想见萧哥哥了。”宝珠撅起红唇,一双清澹澹的鹿眼儿蒙上一层委屈,“萧哥哥你是不是都不喜欢宝珠了,要不然怎么会连宝珠成了郡主都不来恭喜。”

她在成为郡主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跑来和他分享喜悦,谁知道被那姓沈的一气,都忘了那么重要的事。

萧亦寒不知她从哪儿得出这个结论,伸手揉了揉她细软檀黑的头发,哑然失笑,“宝珠那么可爱,孤怎么会不喜欢宝珠。”

“礼物孤早就准备好了,只是最近在忙,竟忘了给你送过去,还望宝珠见谅。”

宝珠听到自己喜欢的心上人给自己准备了礼物,这才满意,又故作矜持地点了下头,“那还差不多,要不然我可是会生气的。”

宝珠仰头看着温润如玉的少年郎,眉如刀裁,隽秀如玉,只认为他生得真好看。

最重要的是,晋王哥哥会是日后的太子,那她嫁给晋王哥哥,也就是日后的太子妃,母仪天下的皇后。

等她成了皇后,看沈归砚还敢不敢拿她是假千金一事威胁她,不,他非但不敢,还得要小心翼翼的捧着她才对。

到时候,她非得让他去刷恭桶,然后跪下来一边磕头,一边大喊郡主,小人知道错了。

当编钟落下最后一声,见她迟迟未走的萧亦霖出了声,“如果事情不急,你先回去上课,有什么事等下在来找孤。”

他的一言一行都是按照未来储君培养,所以哪怕是一些很简单的小事都不能出错,何况是迟到。

见他要走,宝珠急得连忙拉住他的手腕,语气不自觉带上一丝骄纵的命令,“不行,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萧哥哥说。”

宝珠板起小脸,说明问题的严重性。

学正还未进来,萧亦霖的态度也不是很坚决,“你说。”

“就是过几日就要到踏春了吗,我,我……”宝珠此时恨不得薅直自己打结的舌头。

她的舌头怎么那么不争气啊。

“夫子还没来,你慢慢说,不着急。”萧亦霖眸子温柔的注视着她,似三月拂来的春风拂平心中躁乱。

对上男人鼓励的目光,捏紧拳头的宝珠才终于驯服了不听话的舌头,涨红了脸,羞涩得不敢看他的低下头,“就是,我…我希望萧哥哥踏青那日,能和我一起去放河灯。”

今年国子监外出踏青的日子正好撞上浴佛节,浴佛节当日,会有放河灯祈求平安的习俗存在,后面久了,也演变成浴佛节当日和心仪之人互赠荷包,以祈求姻缘美满的说法。

萧亦霖盯着她,一瞬不瞬,“所以宝珠来找我,就是因为这件事。”

脸颊泛着羞涩的宝珠认真地点头,又有些不确定地抬起眼儿瞄了他一眼,又迅速的低下头,抿了抿唇,“所以萧哥哥,你踏春那天能不能和我一起去放河灯。”

相邀放河灯是次要,重要的是,她早就决定好,要在浴佛节当日,把自己亲手绣的荷包送给他。

双手负后的萧亦霖并没有直面回应,只是再次重复,“要上课了。”

他没有直接否认,也没有答应,落在宝珠眼里那就是答应了。

如果不是答应了,他为什么不拒绝。

“那说好了,到时候萧哥哥你和我一起去放河灯。”宝珠正好扫见学正腋下夹着一本书走进来,麻溜得不敢在待的转身往外走。

等走到一半,宝珠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站在阳光下朝他挥手,“萧哥哥,记得你和我的约定哦。”

穿着鹅黄色纱裙的少女沐浴着天边金缕,明媚灿烂得像一朵迎春花。

沈亦霖目送着她走远,才收回视线回到座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就要触手贴贴!

就要触手贴贴!

头发多多
【收尾中-已肥可宰】封面触手来源@豆籽【文案】:未来世界,异种入侵。怪物,异象,灾厄接踵而至……人类每日都在生死的边缘痛苦挣扎。——叶云帆就在这样的世界醒来。睁眼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天昏地暗,海啸滔天,犹如世界末日。就在这时,叶云帆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巴掌大的粉色小章鱼。......虽非人哉,还好不会淹死。可下一秒,无数可怖的怪物便咆哮着从巨浪中爬出,它们长开血盆大口,露出森森利齿。叶云帆:!!!小
言情全本69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