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雷天这样的态度,母亲心中知晓但还是选择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不为别的,只为了能够让若川得到最好的栽培。

无论如何若川都是母亲在这世上唯一的骨肉,为了能让若川成长,她必须在这里待下去,必须过的比别人更好,必须为他抗下世间所有的痛苦。

“所有的一切,我会让他们加倍奉还。”

催动着体内的灵力,若川纯净的眼眸慢慢变得血红,一片红色脉路在其眼眶若影若现。

约莫一个时辰后,药效挥发完毕。

若川停下了灵力催动,丹田空洞之感令他无比劳累。

“呼....”

慢慢的呼出一口浊气,此次运功时间恐怕比他任何修炼的时候都要长。

“若少爷,夫人总算是渡过了最难的一关。”

程大夫见母亲脸色恢复红润,凭借多年医学经验可以判断,其已无碍。望着夫人背后一直为她默默运功的若川,脸上浮现出难以捉摸的表情:“若少爷,夫人身子虚,今后需要每日服用人参汤,一个月后方可痊愈。”

“嗯。”

拭了拭额头上的汗珠,若川慢慢将母亲放到床榻上。母亲刚才所说的话,在旁的程大夫恐怕听得一清二楚,旋即皱了皱眉头,神色略有不安。

“若少爷放心,今日这里发生的所有事老朽都当做没听见。”

似是明白若川心中所想,程医生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若少爷虽贵为富家子弟,但这份孝心属实令老朽感动,医者父母心,老朽也希望若少爷与夫人今后的生活,可以平安渡过。”

“多谢程大夫!”

充满感激的望了程大夫一眼,这位对母亲如此尽心尽力的大夫若川本不应该心生杂念,但无可奈何,人心始终是难测的。这些年在家族中,虽接触到的都是家中最亲近之人,但他们处处所做之事若川可是都看在眼里。

为了各自利益,任何人都可以利用背叛,在这种大家族中似乎,这是一道铁律?

“夫人伤势已有所好转,接下来请若少爷细心照顾,老夫就此别过。”

程大夫双手束与袖中,朝着若川微微侧了一下身子。

“程大夫慢走。”

若川有些疲倦的点了点头,目送这位老者离开。

“川儿....”

床榻上,母亲又是发出一道虚弱的声音:“川儿....别怕。”

“别怕....”

望着母亲奄奄一息的样子,若川心中痛苦万分。

“娘,孩儿不怕。”

凝重之色布满了若川的脸庞:“孩儿什么都不怕。”

面对着伤成这样的母亲,若川心中除了无尽的痛苦之外,只剩下自嘲的苦涩。

有时候,他想过不顾一切的带着母亲从这里逃出。但如果就这么一走了之,母亲这些年所受之苦,就这么算了?谁来弥补她所付出的心血?这为了能够让自己得到最好的栽培,为了让自己将来成为独当一面的男子汉不输于任何人,母亲在这家族中可谓是一直在忍辱负重。

这一忍,就是十年。

在此期间,虽贵为少爷的若川表面上看起来风光无限,可说到底,也只不过是寄人篱下。

这十年,他深知母亲用心良苦,所以他刻苦修炼,短短十年时间以惊人的努力一跃成为了一品武者。这所有的一切,若川并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因为家族中的明争暗斗,身为外人的他没有这个资格将底牌显露给任何一个人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森趣阁【senquge.com】第一时间更新《武绝至尊》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