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扶林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森趣阁sen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小神仙们没看出来其中门道,只以为是山神厨艺一言难尽。

才炖出了这么一锅腥臭难闻的玩应儿。

纷纷捂着口鼻避如蛇蝎,害怕这罐血呼刺啦的肉落在自己碗里。

哪怕是在小厨房里吃惯了的小妖精们,见到如此卖相的肉,也不约而同地撤到了门后。

眼见还在状况之外的懵懂孩子嘻嘻哈哈不以为意,早就觉察出事态不对的山神打着哈哈,招呼着院中诸人离开,“今天这饭菜火候不到家,快去我的山神洞府里,我还存了点儿好东西,今日就请大家前去品鉴一番。”

此话一出,端着碗面色难看的众人如蒙大赦,嬉笑着挤出门去。

原本人头攒动的小院子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顷刻,便落针可闻。

只是乐游神君看到谢予恩面色突变,便知事情并不简单,想要挤开山神和茶茶上前一探究竟,却不料肥硕的身躯愣是被竹竿似的二人给结结实实地拦下来。

场面滑稽,像是过年待宰的肥猪,几乎要撞折弯到极致的竹笼。

举着锅铲的山神堆着满脸谄媚的笑,“乐游神君,你快尝尝我的手艺如何,你老见多识广,也给我指点一番,好精进些许。”

被“竹竿”桎梏的乐游神君在寒气四起的季节,硬生生憋出一脑门子汗珠晶莹,蒸出丝丝缕缕的白色水汽,叹了口长长的气,摇着头道:“山神,你和别人不一样,别把时间浪费在锅碗瓢盆上。”

皮笑肉不笑,黎苗揪了块儿帕子稳稳地端起了瓦罐,道了声“失陪”,就要往外走。

铃铛响动,好似街上挑着担子的货郎,只等招徕好奇的孩童。

谢予恩却快走一步拦住黎苗,道:“说清楚。”

轻蔑的眼神,不加遮掩地落在谢予恩身上,黎苗只觉得他无理取闹,开口就满不在乎的明知故问,“说清楚什么?”

事关重大,可黎苗依旧混不吝的态度惹得谢予恩郁气难舒。

朗声道“世间龙族大抵分为三类,一类是神族豢养,专门用来剔肉割筋,作为大补之物的珍馐美味,一类是家族传承,专供行云布雨之能,最后一类便是散修的灵龙,可那也是登记造册、榜上有名的。”

黎苗兴致缺缺地“哦”了一声,试图拍开谢予恩的手,却只真真切切的碰到了素衣之下坚硬如铁的臂膀。

身形稍有不稳,滚烫的汤水便顺着罐口洋洋洒洒洒出来。

一时不察,垫着帕子拿起的瓦罐便脱了手。

闭上眼睛本能的向后,却没有预料之中跌碎瓦罐的声音。

再睁眼便只看到那只骨节分明的手,牢牢的握住了瓦罐,残存血色的汤水就淋漓洒在了手上。

瓦罐灰蒙蒙、油腻腻,衬得谢予恩的手越发纤细修长。

白皙的肌肤之上,顿时便染出点点红痕。

宛如枝头正绽放灿烂热烈的红梅,鲜艳却也触目惊心。

“这瓦罐有些年头,可上面的痕迹绝不是近两日才翻动出来用的!”

斩钉截铁地肯定,让本就心存疑虑的山神和茶茶多存了三分疑影。

瓦罐滚烫,汤水淋漓。

可谢予恩却似无知无觉般,目不转睛盯着黎苗继续追问,“天宫之上,龙类豢养周密细致,本就是嘉奖灵力受损严重的有功之臣,绝不可能落到你的手里。而宗族之下,关系网错综复杂,你虽说堕神复妖,可就算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别告诉我说你有办法把手伸到人家的地盘上捉些龙子龙孙过来享用。”

声音冷峻且不容辩驳,短短数句便点出了关键所在。

遑论思路清楚,面面俱到。

那么黎苗唯一能有机可乘的,便是早就在天宫之上挂了名号的散修灵龙。

乐游神君看着爱徒受伤有些急眼,一改不着调的模样,再不复从前和颜悦色。

正色厉声道:“黎苗你私自扣押有修为的灵龙,往小了说,属戕害同类,一旦事发,便会永堕无间,再不轮回。往大了说,就是有意修习禁术,还要用血肉滋养,到时候就不是生死之事这么简单了,便是你意图动摇天宫,颠覆六界!”

诸般罪名,种种惩罚,都不会轻。

起码不会轻过她上天弑神的罪名。

诚如乐游神君所言,灵龙血肉本就形同天材地宝,若非对六界贡献卓著,绝没有人能无功受禄享用此等珍品。

谢予恩无意为难黎苗,可对这件事情洞若观火,叫他不能放任黎苗胡作非为。

她一个偏安一隅的小小妖精,竟然会有这样新鲜的龙肉,说明十有八九是拘了灵龙在山。

谢予恩一直摸查不清楚的素霓山,从未见过的录山集,在此刻都成了破局的关键。

上一刻还在尽心尽力拦住乐游神君的茶茶,一听这话便知晓其中利害关系,下一刻,就恨不得跳脚,嗓子都要急劈了,瞪圆了水盈盈的眼眸,质问道,“黎苗,怎么回事?你不是答应过,不会再做那件事了吗?”

活像是被负心汉欺负了去,错付了终身的小丫头,此刻正认清了陈世美的面目,讨要说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