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森趣阁】地址:senquge.com

沈映雪在王府等了许久,她抬起头算算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午时。

她一个人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沈映雪,你一定要相信自己,胡姐姐不会死的。”

一阵冷风吹来,沈映雪觉得有些冷,她抱着怀刚要进屋,一转身,身后传来一阵声音。

“是你……你就是那沈映雪?”

沈映雪转头看到身后的人是李佺,李僴的弟弟。

“绛王殿下。”

只见李佺怒气冲冲的朝他冲来,质问道:“你为什么要害胡姐姐,为什么?”

“我没有害她。”

“你胡说!”李佺朝她吼,“胡姐姐都告诉我了,她按照你说的做,结果她现在被屈打成招!”

“你先冷静一点,你哥哥他……”

“我要杀了你!”李佺不等她将话说完,突然扑上前一把掐住沈映雪的脖子,将她按倒在地上。

沈映雪连叫的机会都没有,脖子被紧紧地掐住,喉咙仿佛都要被掐断,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她的两条腿拼命地挣扎,李佺压在她身上,目光猩红,他咬牙切齿道:“胡姐姐若是死了,你就要为她陪葬!”

沈映雪的眼前一片发黑,两条手臂瘫软在两边,无力挣扎,感觉力气被一点点抽空。

正在这时,李佺身后传来一道愤怒的吼声:“李佺,你在干什么?”

李僴迅速往李佺的方向冲了过来,一把握住他的肩膀,将他的身子猛的一掀。

砰的一声,李佺的身子被掀翻在地,摔了个四脚朝天。

“映雪!”李僴迅速将沈映雪从地上抱了起来。

沈映雪无力地靠在他怀中,枕在他肩上,大口喘息。

她咽了咽口水,喉咙疼的厉害,像是被刀割似的。

“你怎么样了?”李僴低头,眼中关切。

沈映雪摇摇头,“我没事。”

李佺从地上爬起来,朝着李僴和沈映雪走了过来,“六哥,这个女人她……”

李僴一把将沈映雪拉至身后,扬起手一巴掌打上李佺的脸。

这一掌用的极为用力,李佺被打的连连后退起步,差点摔倒。

他头昏脑胀,整个人都是懵的,抬起头错愕地望着眼前的人,“六哥,你打我?”

长这么大,李僴从来都没有动手打过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二嫁驸马(重生)

二嫁驸马(重生)

千山雨
简介:【40w全稿存稿完成,宝宝们快来我碗里。本文有榜随榜更,无榜日更,每晚6/9点更新,球球宝宝们评论跟收藏嘤嘤嘤~~~专栏预收《侯府婢她拒拿万人迷剧本》(稳定日更)丶《果然我的炮灰女配剧本搞错了》......
言情连载43万字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白荔猫
(快穿万人迷训狗大师轻松系爽文《都说了我很娇纵了》求收藏)(推一推基友刀尾汤的大女主爽文:《登基,从穿成外道女修起》)■■夏国太子长青此生有三件憾事。一是天生神童,却母亲早逝。二是幼年受尽万千......
言情连载13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