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及柳露桃打沈府出来,方闲庭边上多一小厮,定睛一瞧这不是她身边的来瑞么?巴巴地追到这里有什么话?

这来瑞不知带来什么信儿,方闲庭眼神沉郁似有千斤重:“露儿,我……”

边上来瑞急道:“不好了,柳家二娘子回侯府了!”

同一时刻方闲庭叹息落地:“我对不住你。”

柳露桃心头一跳。

两人速即赶回常山侯府。

“妹妹侍候官人顽疾,又忙碌年节,实在辛苦。”

柳青雪一身浅色妆花罗缎衣服,通身不事雕饰,面上覆一面软纱巾子,遮着口鼻。

她穿扮简素,神态也与往日不同。

从前的青雪轩主人、香风苑当家,何等耀赫,骄阳一般的,到哪里不是高视阔步,扬着声气说话、三分眼白看人,到今日,都不见了。

她门也不进,只领一个丫鬟,立在侯府门前等候,看见柳露桃、方闲庭住马,她跪下问方闲庭的安。

见没叫起,她对柳露桃说这一句辛苦,柳露桃瞅瞅方闲庭,没言语。

方闲庭道一声天冷,就要带着柳露桃进府门,一下柳青雪跪不住,膝行过来双手攀住方闲庭直裁袍子,说:

“妾身昏头了,未尽孝敬父翁、伏侍夫君之责,上不能安夫颜,下不能恤家事,羞惭至极,官人,千错万错都是妾身之错,乞望官人宽怀,饶恕妾这一次,妾身结草衔环,必当报之。”

柳青雪认错伏低?偷香烛的鼠妖拜佛,谁信?方闲庭扯过袍裳不许她沾。

侯府门首往北不远就是太师府桥街,节下热闹得很,外头行人张眼瞧着也像样?柳露桃看不过,叫来门首丫鬟一边一个把柳青雪架起来进去,两步转过影壁才把她松开。

柳露桃松开人,奈何柳青雪不松她的手,挽着她哭天抹泪,说从前猪油蒙心、片叶翳目,待她不友爱,从今往后愿意改过自新云云。

一时方靖廉也惊动,打一道仪门走来,柳青雪又扑过去拜倒,哭哭啼啼道:“媳妇不孝!”

说辜负父翁深恩,如今官家虽然赦她,但她罪孽深重,情愿在侯府长跪不起,祈求侯府上下宽恕。

柳露桃冷眼看着,心说能不宽恕么?官家都宽恕你了,哪个要和官家圣旨作对怎的。

要你,在这里装腔作势。

果然方靖廉很快吐口,使丫鬟扶柳青雪起来,说大好的佳节,一家人何须外言,回来就好。

柳青雪楚楚称谢。

转过头走来对柳露桃说:“妹妹,正是说的,好好的一家人,妹妹何故独自流落在外?”

边上方闲庭剑眉长蹙:“不是你不容她?”

柳青雪锋锐的眼睛里艳气明灭,目光攸地射向他。

有一瞬间柳露桃想,她要忍不住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1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