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狗子过于可爱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森趣阁sen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钞票代表一种廉价的直白的欲望。

它们有时会被塞进舞女圆浑捧起的胸脯中,被塞进裸.男紧绷张开的男裤中,沾染的尽是欲望与沉迷。

你被泼了这满头的钞票,钞票的触感轻薄,和你一触即分,让你不由得有种你今天是出来卖身来了的错觉。

不然怎么这个前脚刚把你差点淹死的男人,后脚就认为你是来色.诱他的间谍?

你盯着这些似在嘲笑你的钞票,伏黑甚尔在盯着你。

纷扬的钞票成帘幕,遮住这只暴君动物般变态舔舐的视线,你身上怪异的感觉只是一瞬间。

你是只狡猾的小老鼠,他既然打定主意要捕食你,就不会留给你逃生的路线。

他会用他的身体把你缠住,紧紧地缠住,直到几乎把你绞死,再放开,再缠住,直到你奄奄一息,你的意志被束缚成他的所有物。

念头是一瞬间的事,虽然直接把你关起来也能得到不少乐趣,但你似乎没有那么简单会被他得手。

伏黑甚尔抑制住了一瞬间的冲动,暂且只抬手撒出钞票,让纸钞作花绽放在你身上,代替他想在你身上留下的另一种花。

让你青紫的吻花,把你染红的血花。

伏黑甚尔若无其事,对你哼笑一声:“好人?你想说什么?”

在伏黑甚尔的威压下,你一瞬间从你未曾谋面的老妈,到你这辈子都不会有的老婆,再到那个夜晚你失去的那双鞋子,你都想了个遍,对你这一生做了深深的祭奠。

你迅速回答:“我想说大哥是个好人!我是伏黑大哥永远的小弟!”

你迅速拍马屁:“就算我之前是什么炳部队的,我也立马叛出禅院家给您当小弟!您伏黑甚尔就是最好最棒的人!您放心监控我、利用我,把那群老不死的一网打尽!”

你知道的就这点消息,身前的伏黑甚尔这个男人从禅院家叛出,受到禅院家追杀,期间入赘改姓叫伏黑,和禅院家的人和老不死的领导们不对付。

而你,就是和他不对付的禅院的其一。

现在掉头和以后掉头哪个更好你还是分得清,别伏黑一怒,你人头落地。

你迅速嘴上一连串顺溜地赞美着伏黑甚尔。

...等等,伏黑——?

伏黑惠。

你想起来这个被你忘到底的名字。

同姓氏,难道是亲戚?

不过现在这个名字对你没什么用。

你继续把伏黑惠这个名字扔到九霄云外去。

伏黑甚尔看起来对你的解释/拍马屁没什么反应。

他站立在阳光直射不到的建筑物阴影中,上挑的眼睛眯着打量你,一身腱子肉和黑暗的气质昭示他不是个好糊弄的对象。

你踩在建筑物阴影与阳光的交界处,身前是伏黑甚尔危险的注视,身后是灿烂盛大的阳光。

伏黑甚尔的木香味游走在光与暗之中,把你的周身染成黄昏残血之色。

你小心打量着伏黑甚尔的裤兜,试图看出那支手.枪被藏到了哪,警惕着这只危险武器。

伏黑甚尔本来双手插兜,眼神剔骨一样从头到脚探查着你。

看到你的视线在他下半身徘徊,伏黑甚尔依旧双手插着兜,眼睛一眯,贴心地对你顶了一顶胯,方便你看得更清楚。

你:“......”

这个人真的是在对你耍流氓吧!

“你的肉.体有点特殊。”

伏黑甚尔忽然开口说。

正经的说话内容并不能掩盖他之前恶劣的举动。

“没有咒力,没有术式,还和我这种不一样。”

伏黑甚尔自顾自地推断着,你虽然和他同是完全零咒力的肉.体,但你的情况和他并不相同。

天与咒缚这种出生即注定的束缚,无非“以身体条件置换咒力”和“以咒力置换身体强度”两种情况。

他作为反向天与咒缚——“以咒力置换身体强度”的最强体现,完全为零的咒力为他带来的是对咒力天然的抗性,以及超越常人的□□强度,可以说是身处人类的强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