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爻北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森趣阁sen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许家。

州南栀看着茶饭不思的许奶奶,也是不知该怎么办,桌面上的饭菜热了又热,她终究是一口未动。

“许奶奶,我们一直在寻找鹿竹和京墨,但你先养好自己的身体,不然等到鹿竹回来了,看到你这副模样,她会心疼的。”

许奶奶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捂着自己的胸口,“南栀,你说心疼,奶奶这也好疼呀。”

“许奶奶,我喂你吃饭吧!”

“吃不下,你说我和她爷爷好不容易将她拉扯大,好不容易将她从火中带出来,我怎么对得起鹿竹爹娘呢!”

“奶奶。”州南栀拉住她的手。“我们有线索了,已经在布阵了,一定会找到他们俩的。”

许奶奶浑浊的眼睛望着她,“你们这个案件,是不是和京城有关?”

“不知道,我们现在也是进退两难。”

“倘若与京城有关,马上给我住手,知道吗?”许奶奶语气是难得的严肃与认真。

州南栀云里雾里,但还是点点头,“我知道,奶奶。”

衙门,羽涅坐在州南栀位子上,帮着处理她的公务。

“羽涅,有发现了。”州南栀提着剑进来。“这些日子师父和方冷一直在查着那座山,山里面是真的有情况”

羽涅抬眼,听着她说,“山上发现了好几批人手,有我们衙门,还有提刑司大人的,其他的我便不知晓了。”

提刑司大人?羽涅不知他怎么也掺和进这件事了。

州南栀猜到他心中的疑问,“是木临发现的,你可知晓,提刑司刘畚大人的女儿,刘意欢,她也是失踪了,但问题是她前几天回来了。”

羽涅站起身,“什么时候的事情?”

州南栀摇头,不知晓。“但如今,最重要的是,几批人手都在盯着那座山,就是翠屏山,师父说,马稳叁在里面躲着。”

事情转变太快,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许鹿竹数着手指头,今天是自己失踪的第六天了。

关在这府邸里,和苏柠一起,阴差阳错,也算是找到了苏柠姑娘,本来有两个,但有一个被带了出去。如今,就只剩下许鹿竹和苏柠姑娘了。

床上的女孩发出了微弱动静,许鹿竹连忙起身,倒了一杯水递到她的唇边。

她浅啄两口,随后说道,语气轻柔似水,“谢谢你!鹿竹,想不到我们俩还在这遇见了。”

两人相处几人下来,知道苏柠姑娘被囚禁在这已经是差不多一个月了,她很聪慧,很快就猜到了他们绑架自己的最主要目的就是自己的父亲。

“意欢呢?”

往常这个时候,她应该是在院子练完武功后就应该回来喝水的。可如今,她却了无音讯。

许鹿竹点了点她的鼻头,语气有些宠溺,“我看你是烧糊涂了,她几天前就被带走了。”

她紧紧攥住许鹿竹衣角,声音颤抖,苍白的脸色,五官此时皱在了一起,“那她,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你说他们是不是要杀了意欢。”

“不会的,要杀也是先杀我这个无背景的人,你忘了,她的父亲可是提刑司。”

许鹿竹说得确实对。三人关在这里,说是绑架,实际上也是变相的圈禁。

她被关在这的时间远没有刘意欢和苏柠姑娘长,但刘意欢是最淡定的一个,她似乎并无任何慌张,只是老老实实的享受着在这里的生活,很多时候,她也给两人开导着,“我爹老人家常说,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要好好活着,利用身边一切之物,服务于自己好好活着。”

许鹿竹的心情也在她的影响下,不在紧张害怕了,但家人她又不得不挂念着。

但在这里的每一天都是苟活着,浑身没劲,没有任何力气做任何事情,这送的饭菜都是有问题的,吃了下去就会浑身无劲,即使是如刘意欢这般习武之人,也无可奈何,即使勤勤恳恳每天去院子练武也依然无所用,反而在练武之时使不上力气,像是做无用功般,更何况是苏柠这从小便身子弱的。

许鹿竹也不知这种药是何物,但为了活命,几人又不得不吃。

最近这几起案件,有很多东西都是许鹿竹未知的,闻所未闻,更何况是见过。

她越发觉得自己知识浅薄,但这房间里一本书都没有。

“大家都未曾想过逃跑嘛?”

苏柠摇头,“我和意欢刚被抓到这里时,就开始密谋着逃跑了,但还是太年轻,该试过的方法都试过了,都是徒劳无用功,只能等别人来救我们了。”

眼下,苏柠说得确实有道理,所幸她们在这那么多天了,唯一确定的一点就是她们暂时无生命危险。

桃幽谷,桃幽寨

云辰坐姿端正,看着面前的信封,不断转动着大拇指的扳指,若有所思,“这小石镇,宋居以为自己是领导人,实际上藏在暗处的才是背后的掌权人,不过他这一招,于他而言算是釜底抽薪了。”

京墨颓废的站在桌子前,双手撑在桌面上,脸上胡渣冒尖,这时候,什么信息他都不管了,如今最重要的就是,“许鹿竹呢?确定是在翠屏山吧?”

云辰看他这副好死不活的模样,也感受到了他的癫狂,还是出声提醒,“你昨天才醒,一夜也未睡。”如今他这样子,真怕下一秒就倒地不起,眼睛一闭不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二嫁驸马(重生)

二嫁驸马(重生)

千山雨
简介:【40w全稿存稿完成,宝宝们快来我碗里。本文有榜随榜更,无榜日更,每晚6/9点更新,球球宝宝们评论跟收藏嘤嘤嘤~~~专栏预收《侯府婢她拒拿万人迷剧本》(稳定日更)丶《果然我的炮灰女配剧本搞错了》......
言情连载43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麦成浪
【每天中午12点更新】[本文是生子文,会生孩子]曾经的海王受*永恒的闷骚老古板攻郁南当了几年产科护士,他打死也没想到,他接生过无数个宝宝,此时居然要自己生!他穿越了,当晚就和人一夜春宵,没想到竟怀孕了。郁南看着B超单,久久没有回过神,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刺激。不料单子被一个看起来又帅又矜贵的男人抽走了。那男人阴着脸,将单子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男人:“打掉。”郁南:“伤身
言情连载40万字